欢迎访问昆明东方超影传媒官方网站!

咨询热线:15887825462

收藏首页  
网站首页
公司概况
业务中心
作品展示
新闻中心
联系我们
宣传片
微电影
网络电影
纪录片
其他影视服务

Northern Mysteries

纪录片

昆明东方超影传媒有限公司承制各类人文纪录片、自然纪录片、人物纪录片、文化艺术纪录片等,从不一样的角度,发现最真实的故事。

纪录片是以真实生活为创作素材,以真人真事为表现对象,并对其进行艺术的加工与展现的,以展现真实为本质,并用真实引发人们思考的电影或电视艺术形式。纪录片的核心为真实

纪录片就是真实纪录我们发现的人与事物变化的过程。

首先,是要真实纪录。美国学者比尔·尼科尔斯也说:“约翰·格里尔逊对纪录片的著名定义‘对现实的创造性处理’,包含了‘创作成分’,这便削弱了纪录片所倚重的现实性与真实性的主张。如果我们不能把纪录片的影像作为可见证据,来证明社会现实某一部分的本质,那么从这些影像中能得到什么?”真实是纪录片的信誉基础,没有这个基础,我们还不如到影院看电影,在家里看电视剧;真实是对创作者臆想世界的约束,无论我们有怎样丰富的想像力和洞穿世界的主观能动性,我们最终都要归位于真实的镜头上;真实是对纪录片创作者的一种职业道德的要求,即便我们出于善心用非真实的镜头来演示业已论定的内容,那也是对观众的欺骗行为。

其次,是要有所发现,没有发现就没有纪录片。我们手持摄像机,就像我们手握火把,去烛照那些被黑暗掩藏起来了的东西。关于“发现”,不少研究者多有论及,比如吕新雨教授说:“我们认为纪录片的价值就在于,它能够从一个发现的角度去看历史。也就是说严肃意义上的历史类纪录片,它承担着发现的责任”。我个人认为,“发现”是纪录片的灵魂,没有发现,所谓的纪录片就只能做二等公民,沦为资料库中的素材;没有发现,可能一头驴子也会宣称自己会拍纪录片。纪录片是智慧者的游戏。

第三,纪录片发现的是一个“过程”。人们之所以说纪录片是一门时间的艺术,就在于它体现出了一个过程。当拍摄者的主体为人的时候,纪录下的是人的内心世界的变化过程;当拍摄者的主体为事件时,纪录下的是事件的进展过程;当拍摄者的主体为自然物象时,纪录下的是自然物象的变迁。近些年不少纪录人,包括电视播出机构,都越来越要求纪录片要有故事性,我想这不纯粹是为了讨好观众,也反映出我们纪录人的觉悟和对纪录片现状的不满。对故事性的要求应该说是向纪录片本真状态的靠拢,因为故事就意味着“过程”。如果说观众疏远了纪录片,那一定是我们的纪录片没有故事,或者说没有过程。观众喜欢故事不是观众的错,恰恰是我们许多纪录人以自己的昏聩、无能却偏要做出清高的样子拒绝了观众。

第四,纪录片的发现是“我们”的发现。由于受到知识储积、思想水平等因素的影响,任何个体的“发现”都是有局限性的,比如一个人说我发现了狗会咬人,岂不知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狗会咬人。纪录片固然是由拍摄者个体或者说“我”拍摄完成的,但这个“我”是代表“我们”,代表一种共同认知,“我”的发现,会让“我们”这个共同体感到震摄。这就需要拍摄者个体要有一双慧眼,要有大量的知识储备,要有敏锐的判断能力。事实上我们常常可以看到,很多人以为有了摄像机、有了影像,就有了纪录片,甚至一些人宣称,我们在为未来留存历史。我想这只不过是无知者的一种托词。

ag真人视讯-ag真人视讯平台-ag真人视讯官网_昆明新闻影视公司